嘻哈硬派同样 chill,音乐老灵魂为新一年添安然。

2020 年疫情来袭,习惯发片后就到世界各地巡演的瘦子E.SO 也被迫“禁足”,但焉知非福,“可以跟台湾的听众有更多的接触跟相处,感觉蛮棒的,更专心在专辑上面。”在这一年中,他暂时放下顽童MJ116 组合成员身份,推出个人专辑《Outta Body 灵魂出窍》,带来令人耳目一新的转变。“我感觉好像在驾驭新的角色跟大家见面。以前在顽童的时候,我有点感觉没有机会去唱我想唱的东西,因为它是一个团体,所以我们做出来的音乐要达到一个共识。比如《I Wish I Was There》那首歌,它实际上就是写出我们在巡演时要远距离恋爱,一直在 FaceTime 的那种感情生活。”他说,“但不是每一个人的感情都是一模一样的。”

从团体到个人的心境转变,既是瘦子E.SO 的生活写照,也代表了 2020 年的一种集体经验。在疫情之前,他去了菲律宾艾尼岛旅行,没有旅伴,没有网络。“当你一个人的时候,是一直无限地在脑子里面跟自己对话。我就蛮反思自己的人生——怎么样是快乐的?”这些思考变成了歌。“我拿着一个啤酒坐在沙滩上面,我得到快乐,我觉得不会比别人少,但我可能花很少钱。我就写《Something I Don’t Need》那首歌,哇那真的是一个超级不嘻哈的概念——有时候我们真的不需要这么多。”疫情与否,或许我们都能从独处得到点力量。

作为华语乐坛已具影响力的 rapper,瘦子E.SO 见证了嘻哈在近十年势不可挡的发展。从 Higher Brothers 到顽童MJ116,高尔宣到 ØZI 等,嘻哈团体和歌手层出不穷,歌迷的热情也今非昔比。“有这么多现在的 Hip-Hop、R&B 的歌手他们在金曲榜上面有很棒的成绩,在排行榜上面有很棒的成绩,我觉得这个是我们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一个乌托邦。”但欣喜之外,他同样指出浮躁面:“其实大部分的华语听众们他们完全不了解嘻哈音乐,他们喜欢的是你,他们喜欢的是这个明星。”也正由此,瘦子E.SO 觉得有了 rapper 的责任感:“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是我们在创造我们的一个时代,这个时代在这之前几乎是零,所以接下来做的每一步,它会造就华人对于嘻哈音乐的理解。”此外,他对嘻哈的未来很乐观:“我觉得这个东西到后面它会是一个绝对会存在的一个元素,在接下来十几年都还是会存在。在华语流行音乐里面,不管你今天是不是 rapper,你今天是不是唱 R&B……他们都会有这个元素在里面,其实就像是 20 年前的摇滚乐一样。”

瘦子E.SO 选歌并不想那么“严肃”,他随手挑出自己独处时听的歌,“开心的、不开心的”,他希望这张私人歌单能陪伴每个人,消化 2020 年的“欢与愁”。虽然一贯以硬朗形象示人,但和新专辑一样,这张歌单也很 chill,R&B 交织民谣,蓝调的轻盈穿插其中。从贾登·史密斯、Sampha、Peter Frampton 到 Leonard Cohen 的歌,我们也看到瘦子E.SO 拥有的一颗“老灵魂”,还有一份自我反思后,依然对他人与世界报以的温柔与轻松。

关于新的一年,除了重要“待办事项”个人演唱会,他还想练好自由潜水、冲浪。带着 rapper 的开朗自信,他对崭新一年寄予愿景:“大家可能觉得今年(2020)很糟糕,也许明年会更好,我也希望是明年会更好。但是如果明年没有更好的话,大家也不用害怕,因为今年这么糟你都度过,你们一定也可以安然地度过明年。我相信大家都是很棒的,所以要祝大家新年快乐!”

© Apple Musi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