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隐、出山、乘风破浪,心怀热情与使命感,深耕“新民族音乐”。

“我觉得我们都是有使命感的,是吧?只有有使命感才能够坚持,才能不断地追逐,热情去做。”阿朵告诉 Apple Music。2020 年,阿朵通过年度热门综艺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回到大众视野。说“回到”,是因为 2012 年,还在全盛期的阿朵突然从娱乐圈聚光灯下离开,去云南、湖南、贵州的大山深处避世,直到 2017 年才正式出山。带着一张混合民族之声与流行色彩的 2021 新年歌单,阿朵将多年来在“新民族音乐”领域的耕耘与 Apple Music 尽数分享。

凭借先锋又野性的《扯谎哥》惊艳亮相,之后改编《缘分一道桥》征服全场,2020 年夏天,大众见证了回归的阿朵非凡的舞台实力和新民族音乐的独特样貌。她笑称:“我是在公司大家连哄带骗的情况下参加了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,唯一目的就是为了宣传我们的新民族音乐。”节目过后,阿朵与未来民族乐团于 2020 年 9 月首次一同参加音乐节,专辑《死里复活》与合辑《未来民族》全网售罄,生养之地旗下“马RS、蝶长现在也有很多粉丝,也有邀约、演出等商业的肯定”。可以说,“这唯一的一个目的,它就真的达到了”。

以此为起点,再回头去看阿朵“神隐”的五年和出山后的一系列动作,一切都变得清晰起来。2012 年离开后,她沉淀到大山里,过上了朴素的生活。在那里,“少数民族的声音和他们劳作的声响,给了我很多启发。他们的唱法让我知道,除了流行音乐中欧美的那种发声方式,我们有自己更特殊的发声方式;而除了传统的乐器以外,还有一些来自于劳作发出的声响:织布机发出来的声音‘呲——咔嚓,呲——咔嚓’,在我听来就是节奏;一只马、一只驴或一只牛拉磨,在把麦子碾碎的过程当中的‘呜——呜’,也是一种声响。”当时她就在想:“中国有这么多的少数民族地区和这么多样化的少数民族,他们的音乐很美,这种美是我在过往流行音乐里面没有看到过的色彩,所以我就在想这些美好的声音和色彩,我要如何带出来,让更多的人看到、知道。”

而想达到这个目标,就需要挖掘并带出遗落在民间的民族音乐传承人。这两年民族音乐风潮涌动的大背景下,许多在西洋流行音乐影响下成长起来的少数民族音乐人,开始在作品中加入地方音乐要素,阿朵走的却是一条相反的路径。她“在黔东南遇到了央格里,在湘西遇到了龙仙娥,在贵州遇到吴渐”,但他们大多在完全原生态的环境中成长起来,没有接触过流行音乐工业。如何在保留原生气质的基础上,与流行音乐听众做联结?阿朵答道:“我们选择了一条更难的路,就是要融合,要建体系。什么叫融合?是水和油融在一起,你分不清什么是水,什么是油。它是已经打破这样的因子混在里面,这才叫融合。”

这条路最终通向阿朵 2017 年成立的厂牌“生养之地”,意即“将我们每个人的生养之地,最有情感的发声和表达唱出来”。同年 12 月,她首先将休养生息期间的创作成果,通过一年的制作,集结为个人专辑《死里复活》,“建立了我们认为的新民族音乐的根基”,即保留原生态音乐的核心,用编曲和制作等包装方式“给它一个融合跨界的东西”。而最开始因为录音不够自由而感到拘束的少数民族音乐人们,随着阿朵的引导,以极强的理解能力和不断的练习,成功驾驭了以电子制作为呈现方式的融合。令人惊喜的是,年轻一代听众显然被这样陌生又熟悉的表达方式打动:“我最近看到,我们的粉丝是一群原来听欧美音乐的人,他们觉得,‘哇,我们自己也可以出这么酷的这样的一个东西。’”

阿朵在给 Apple Music 的新年歌单中,便精心挑选了“能够引起大家共情”的新民族音乐:“《阿爸说》《嫁女词》,就是对家庭情感非常深刻的表达。同时,这几首歌有很多的民族文化内核,比如苗族‘哭嫁’、苗族水腔,希望大家在听歌的时候,也可以了解中国少数民族文化。”另外,在这经历疫情的特殊一年,“《世间》《Highs & Lows》等歌曲会让我觉得会被治愈,很有力量。用这几首歌曲为大家送上温暖的治愈问候。”

新年的篇章已经打开,阿朵的个人专辑和《未来民族》第二张合辑都在启动当中。最后,阿朵推荐《迁徙》《先知》《Instant History》,“希望大家伴着辞旧迎新的律动,将所有的不开心都留在 2020 年,重新开始,勇敢出发。”

© Apple Music